鬼修垂沧

cn南臻,秦修言。试图写文√

是疯狂洋吹,all薛薛all都好。

二本命瑶瑶,七米一不接受反驳。

想和你们一起玩,杂食。

又甜又辣的八月份【双鬼道】

/双鬼道

/私设现代,羡是每天忙的一比的医生,洋儿是放了暑假高中生

/点个关注小红心小蓝手都可以的……?

八月份真特么热。

薛洋懒懒散散躺床上调着空调度数想。

随手扔了遥控器,薛洋侧了个身伸手在堆满东西的小桌子上扒拉了几下,从扑克牌下面找到了自己手机。

熟练找出一串号码,修长手指按了几下,响了两声魏无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怎么啦给我打电话?”

薛洋听出魏无羡声音带着些许沙哑,皱了眉问道:“你还在工作?”

“咳,还好。一会就回去了。”魏无羡按了按太阳穴慢慢说,腾出手来收拾桌上散落的文件。

薛洋翻了个身道:“哦,那你回来给我带盒糖吧,我懒得出去了。”说着又调低了空调度数。

“行,等着。”魏无羡叹了口气挂断电话,把文件塞进包里起身走出办公室。坐上车直奔薛洋喜欢的那家糖果店。

那家糖果店离魏无羡工作的地方挺远的,所以薛洋翘着腿第十次抬头看表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没有回来。

想着自家前辈大热天的出去给自己买糖,我们的薛小洋心里第一次多多少少有了点过不去的意思。

于是他决定亲自下厨做碗油泼辣子面。

在各大网站以及群里边问边找了做法,打开冰箱的那一瞬间薛洋有种自己无比伟大的感觉。

群里有小可爱提示:容易烫到手哦一定要小心!

这边薛洋看了这条信息好久,默默起身给自己戴了魏无羡的硅胶手套墨镜口罩围裙和帽子。

从泡面升级到煮面,还是有点长进的吧。

魏无羡打包了薛洋经常吃的硬糖,又买了店家新进的棒棒糖,钻回车里想着自家宝贝儿的惊喜模样。

所以他开门速度急了些。

所以他碰到了端着满满一碗辣子面的薛洋。

所以理所当然的,撞倒了。

薛洋这叫一个委屈啊自己虽然没被烫着心意却没了,连吃糖的心情都没了。

红着眼嘟囔着小脸坐沙发上不管满地狼藉也不管魏无羡。

魏无羡内心:卧槽卧槽这怎么办媳妇儿生气怎么哄完了完了。

绕过地上翻着的面,魏无羡轻轻把两大袋糖放在茶几上,坐下来安慰生着气的小家伙:“好啦不就一碗面吗,来我看看伤着没有。”

不就一碗面?!魏无羡你长胆了是吧那可是老子亲自下厨!

气冲冲转过头,开口还没发出声音就被人塞了一颗橙子味的硬糖。

“是我的错好不好?不生气了乖。”魏无羡凑近搂上软乎乎的小人儿,直接给人接了个甜腻腻的橙子味的吻。

薛洋再怎么委屈也被这一个吻哄得差不多了,拉着人领带闹着要看动画片。

魏无羡轻笑一声,横抱起人就进了屋。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过了好久随着薛洋的怒吼魏无羡被赶出来了。

地上的辣子面:能不能先把我收拾收拾……



初识【云梦双杰】

/文笔渣
/是课上随笔产物

      魏无羡还没来的时候,江澄觉得自己并不孤独。

     有着茉莉妃妃等众狗陪伴,江澄如同人生赢家。办完课业就避过父母和云梦众门生去同它们玩儿。

     但是大家眼中的江澄,整天不苟言笑,只是有了闲情才去喂狗,十分无趣。直到他等来了魏无羡——

     江澄抱臂抬头瞧着缩在江枫眠怀里脏兮兮的魏无羡,左小爱友茉莉站着,不善眼神看的魏无羡头皮发麻,悄悄拉了拉江枫眠衣角,大气不敢出一声。

      江枫眠道:“江澄,魏婴他怕狗。”

      江澄怎么可能不知道那话中意思,皱了眉却还是扬手让茉莉小爱回了去,继续看着魏无羡。

      “这是魏婴,比你年纪稍大些,叫师兄。”江枫眠把魏婴放在地上,拍拍他的头冲江澄道:“你去带他换身衣服,顺着熟悉下莲花坞。”

       父亲命令怎可拒绝。纵然江澄心里有再多的不情愿,还是回了声是带着魏无羡洗漱更衣,来了莲花坞。

       江澄在前面负手走着,颇有一派小家主姿态,魏无羡也怕生,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么一前一后走着,气氛略是尴尬。

       突然魏无羡不经意瞥见一堆狗向这边跑来,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嘴里大叫着噌噌两下就爬上了树,一副要哭的模样。

      江澄抱起妃妃抬头面无表情冲他喊到:“喂,下来。”
    
      魏无羡死死抱着树枝道:“我不!师弟你能不能让它们走开!我怕狗!”

      江澄不语,轻轻给怀里妃妃顺毛。良久,才放下妃妃,示意让它们离开。

      等到看不见众狗影子了,江澄抬头喊道:“下来,走了。”

      魏无羡半信半疑犹豫着还是向下看了一眼,确认没狗了才抱着树干滑下来。揉着头发站江澄身边。

      江澄侧头问他:“你为什么那么怕狗?”

      魏无羡答道:“我,我以前被狗追过……”

      这话一出,两人气氛更是尴尬。江澄扭头就走,魏无羡低着头一言不发走他后面。

      傍晚江枫眠瞧见魏无羡身上灰迹,问起怎么回事。后者也不敢撒谎,一五一十都告诉了他。

      第二日,江澄就找不到他那些狗了。

      虽然心里无限委屈甚至想哭,江澄却也没表露多少,只是脸更黑了,把自己关屋子里不出来。

      魏无羡一直在外面敲门:“师弟!师弟!你开一下门!师弟!”江澄开了门冷冷看他:“何事。”

      魏无羡道:“妃妃它们走了……”

      江澄啪地把门摔上。

     魏无羡又大力拍门:“师弟你先别关啊!我……”江澄忽得打开门,逐客之意还没表现出来就被魏无羡一个趔趄直接扑在了地上。

      所以现在两人一上一下对视着,江澄咬牙道:“魏,无,羡。你到底要干什么。”

      魏无羡立刻手脚并用爬了起来:“我我我就是想说你以后可以和我一起玩啊!我比狗好玩的!真的!”

      行了,江澄觉得人生药丸。

      目睹这一切的云梦门生笑着窃窃私语,这次小江宗主绝对不会无聊了。